星河LIKE

有没有人发现这两只眸色有点像,当然选图可能不大好,本人也有一些眼瞎,不过这个梗也不错啊,不知道有没有大大写啊,超想看!(也许会自己动手?)

初遇

那天他在一片黑暗与饥饿中昏昏睡去,再度睁眼,入眼却是一片斑斓璀璨,他迷茫的走在缤纷落花之中,那是他不曾见过的景色,落花纷飞,仿若晴空中的粉红落雪,却没有一丝冰凉,柔和异常。忽听到一阵悲戚的哭声,想要躲时却晚了片刻,一名少女发现了他,连忙擦了眼泪,用帕子遮了脸,起身行了个礼。
“黛玉误闯入此,扰了公子雅兴,还望不要见怪。”
汤姆听不懂她说的话,微微皱了眉头,也不答话,就只站在那里静静看着,黛玉不敢妄动,怕惹恼了这位哥儿,瞧对方面容,断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,于是这两位就都这么呆站在那儿,一阵微风拂过,带走了几片飞花,落花飘落到姑娘肩头,她瞧着这落花,又想起自己如今的境遇,眸中又是泪光点点,却又不敢在外人脸前丢脸,泪水便这么停在了眼睑。
汤姆看着对面的女孩红了眼睛,眸子里好像雾中伦敦的湖水,却透着不一样的轻灵,让那个女孩变得虚幻,不知怎的,小小的汤姆第一次有了慌张的情绪,想上去做些什么,却又如此手足无措,忽有听见异响,连忙心念一动,整个人就这么消失不见了。
第一次成功使用这个能力,汤姆的心还有些微跳,他平复着自己的心跳,又不自觉的想起那个身穿纱裙的女孩,他头一次觉得这世上还是有些美好的事的,他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刚才竟然笑了。
他想着坐下歇一会儿,去不曾想就这么睡去了,再次睁眼,眼前还是那个阴暗潮湿的小房间,原来是一场梦吗?汤姆有些小小的失落,随即又自嘲的笑笑,甩甩头将那个梦忘记,继续自己黑暗世界的生活。
那种真实,真的只是梦吗?
偶尔,小小汤姆心里会冒出这种想法,可立刻便被自己压了下去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如果有时间可能会续写一下,但我是个比较懒的人,想写短篇但觉得伏黛的故事短篇表达不出来那个意境,最近在练文笔,还请各位不要嫌弃

一首小诗

蝶恋花.犹记故人
毛茛花开人已故。花瓣纷飞,清泪悠悠落。不忘佳人柔情意,恨相知晚愁难抒。
繁花落地之时节。恍见故人,笑颜渐渐展。犹记伊人绵细语,梦醒时分泪依旧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
其实这是老师的作业的说,好不容易写的就发出来了。(。・ω・。)

围巾五连,这难道是个换装游戏?伪春菜汉化作者http://lockedrobin.lofter.com

到世界去

2094年,地球人成功与外星生物进行对话,宇宙纪元到来;2100年,地球与绿星产生矛盾,宇宙局势升起了火药气味;2109年第一次宇宙大战爆发,地球战败,科学家成功研究出空间跳跃装置逃过侵略,各国立下法案禁止与外星生物接触,禁飞令实行。
:“孩子,你一定要去宇宙看看啊!”
:“宇宙?那是什么?”
少年歪着头好奇的望着眼前的老者,老者慈祥的笑着说
:“宇宙啊,那是无法言说的美丽啊!”
:“爷爷,别老是跟弟弟说这些了……”
:“哥,我爱听。”
看着那双充满渴望的眼睛,端药进来的少年叹了口气,无奈的默许了。
“宇宙是充满危机的地方,人类不适合去那样的地方,宪法规定......”
台上的老师敲着黑板严肃的说着 ,少年看着老师,缓缓的有些坚定的说道
:“可是,老师,我爷爷对我说过,宇宙是美丽的,是魅力无穷的。”
老师皱了皱眉头,沉吟道
:“这孩子的父母好像是那对最后宇航员,他爷爷也是个向往宇宙的狂热者……”
少年那双纯洁毫无杂志的眼睛中带着渴望,对宇宙的渴望。
:“宪法第520条规定凡是有私自制作飞船者收回制造品一律烧毁。”
少年不再看老师,显得有些颓废,老师稍稍又看了两眼少年,继续讲课了,只是他没注意到少年眼神更加坚定,只是,少年也没注意到哥哥透过那双眼睛早知道了自己的心思。
:“哥,看!怎么样?我自己设计的!”
长高一些的少年骄傲地介绍,他的哥哥深深皱着眉头,沉默了好一阵子才道
:“弟,你再这样真的会被抓的!”
:“最近政策不是稍微放宽了些吗,我仔细查了最新的法令,我可以去看看的,宇宙!”
哥哥看着弟弟无比认真的表情与记忆中父母的影子重合,忽然释怀了,他轻轻笑了
:“弟,你画吧,我帮你做!”
设计逐渐变成实物,少年逐渐长成青年,那天天气正好,飞船第一次试飞,由于是政策放开后第一架自制飞船发射,受到非议颇多,受到关注也颇多,哥哥有些紧张,眼睛不由得瞟了一眼弟弟,青年眼里的神色一如往初,满满装载着对于未知世界的期待,哥哥笑了笑,心中暗暗想着:果然很像啊。手指按下了发射。
第一次发射失败了,非议逐渐增多,甚至有人提出再次修改法令,但这并不影响弟弟的渴望,重新设计改稿,实验测量。失败一次,两次,三次,四次......不管怎样都无法阻止他的渴望,没有人知道为什么,宇宙确实存在着危机,稍不留神可能就会丧命,为什么还有人要去做呢?也许,连他自己也不知道,他只知道那个世界在那里,他一定要去。哥哥为了他的不明所以的梦付出了太多太多,哥哥却依然陪着他,永远支持他,也许他们一辈子都飞不出地球,也许他们会将一辈子浪费在一个梦想上,浪费吗?也许吧,也许,他们心中只是想着一件事吧!
到世界去!

小心超人掉到undertale

设定:小心超人和怪兽战斗时不慎坠入地下,来到了undertale的世界。小心超人在文中有时会简称小心。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里是那儿?头好痛!小心超人捂着头坐起,扫视了一下四周,阳光从头顶洒落,身下是一片金黄花朵,一条小路通向远方。
“伽罗。”
小心叫出伽罗让他变成飞行翼飞走了。完结。
伽罗变成飞翼刚刚要飞出就被作者一股力量弹了回去。
这是,结界?
小心超人尝试着和其它超人联系,可通讯系统出了故障。小心看了看那条小路,踏上了未知的旅途。
“嗨,人类,我是小fa花。“
“你一定刚来地下世界。”
“你一定很困惑吧。”
“得有人教你这里的游戏规则!”
“这是友谊颗粒,接住它!”
小心超人无法相信一朵会说话的花,他躲过了友谊颗粒。
“嘿,你没接住!”
“咱们再试一次,好吗?”
小心超人看见小花的脸色变了一下,他又躲过了那些白色颗粒。
“你一定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吧!”
“在这个世界不是虾仁杀人就是被虾
杀!”
“死吧!”
白色颗粒围成一圈向小心靠近,他使用瞬移,可系统出现了故障,手里紧紧拿着魔方想抵挡攻击,一个火球突然飞出打断了小花的魔法。
“真是个残忍的家伙,居然折磨这么一个弱小无助的孩子...啊,不要害怕,孩子,我叫Toriel,RUINS的管理者。来吧,让我带你穿过这片地下墓地。”
小心看着眼前和善的怪兽,迟疑了一下,伸出手拉住了她。
“这里有许多谜题,只有解开它才能进入下一个房间。”
小心在Toriel的帮助下解决了一个房间的谜题。
“当你遭遇怪物,和善的和它们交谈,我会出面解决,试着和人偶聊聊天吧。”
小心沉默的看了人偶半天。
“孩子,和他聊聊天,哦,天呐,难道你不会说话?可怜的孩子,跟我来吧。”
Toriel领着小心走过尖刺房间。
“孩子,你要独立穿过这个房间。”
小心自己走到接近房间尽头,看见了柱子后面的Toriel。
“不要担心,孩子,我一直在你身边。给你这个手机,现在,先待在这里,我一会回来。”
Toriel走了。
“伽罗。”
魔方变成人型,伽罗开始检查小心的情况。
“你觉得那个Toriel可信吗?她可是怪兽耶!”
“也许,有好怪兽。”
“你现在不能瞬移,虽说可以使用分身,但为了避免能量损耗还是少使技能吧,通讯设备也坏了,无法自动修复,这里还有结界,要想出去也只能想其它办法了。现在怎么办?”
“......”
小心想了一会儿,躺了下来道
“随机应变,我睡了。”
“哦,诶( ;´Д`),睡了?喂,你真睡啊!算了,不管了,现在也只能这样了。”
伽罗变回了魔方,也进入了休眠状态......
*世界一片黑暗。
这里是,那儿?小心行走在黑暗之中,光明出现在远方,不知为何他开始拼命追逐那道光芒,却无论如何也无法追上。
*你的内心充满绝望。
“你,想改变这个世界吗?”
一道声音回响于小心的脑海。
是谁?
“你,想改变你自己吗?”
声音继续回响,不知为何,小心感到恐惧。
“你,想拥有真正的朋友吗?”
我已经有了真正的朋友:伽罗,开心超人,花心超人,粗心超人,甜心超人......
“他们真的是你的朋友吗?”
“他们真的不讨厌你吗?”
“真的有人喜欢你吗?”
我......
都怪小心超人,我的风头都被他抢了。
都怪小心超人,他恐怖的笑容害我们没法回家。
都怪小心超人,居然背叛了我们,叛徒。
都怪小心超人,他的分身毁了我的家。
都怪小心超人......
我......这不是我的错,不是,我......
“你,希望改变这个世界吗?”
改变?我想改变我自己,我想改变这个世界,我想拥有真正的朋友。我该怎么做?
“我叫chara,我会帮助你的。”
*你充满了决心。
*存档成功。
猛的睁开眼,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,地上放着一块派,小心把派给了伽罗,自己没有心情吃东西。
刚才的,是梦吗?小心超人从床上下来,恍惚着走出房门,看见Toriel向自己走来。
“孩子,你醒了吗?你睡的真沉,我给你打的电话你也没有听到吗?真是抱歉,我不该留你一个人在外面,我真担心你就那样永远也醒不过来,答应我,不要轻易离开,好吗?
Toriel抱住小心啜泣起来,明明被如此温暖的怀抱着,自己却无法做出回应,明明对方如此伤心,自己却无法用语言安慰她,明明内心的情感复杂无比,自己却无法表达一丝一毫......
真是没用。
“你,想改变自己吗?”
我,想更好的表达自己。
我,想友善的对待别人。
我,想改变自己。
*你充满了决心。
*存档成功。

卡(tuo)文(geng)记

浩然:“老大,作者卡(tuo)文(geng)了。”
耿晓辉:“作者下一章是打算让我们出场吧,看来需要好好“招待”一下某只了。”(隐隐地笑)
连化青:“卡(tuo)文(geng)了?看来作者需要进化了啊!”(默默掏出虫子)
肖三:“敢惹我家教主,呵呵。”(默默动用一切势力)
丁卯:“嘛,我记得有个新闻说一学医的捅了别人二十多刀,刀刀避开要害,有些想尝试一下呢。”(望着刀笑)
小河神:“不知道作者擅不擅长憋气。”
小神婆:“......”(默默做法ing)
邵庄:“有些想和作者下棋。”
小宝:“是啊。“(两只默默对视阴笑)
各种人(纷纷表示家里有刀,叉,剑戟,斧,钺,钩,叉t,nt,rpg等,实在不行可以用手撸)
某作者:今天更一章吧,打了三个字后,算了,反正时间还长,以后再更吧,去玩了。
作者没有注意到背后影绰绰的人群眼中散发出诡异的光......
至于作者的下场嘛,你猜猜吧。

Minecraft野史

很久以前,两位名为Notch,Herobrine的神创造了这个世界,又创造了人类与怪物,本来人类和怪物的相处模式是和平,只是创世神因为谁是攻的问题产生了争执,创世神大战爆发,人类和怪物变成了敌人,经过旷日持久的战争Notch终于攻下了Herobrine,将其囚禁于下界,从此创世神不理世事,而人类和怪物的战争依旧持续着.....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脑子一抽的产物,希望各位不要打我。